• 2013-10-11

    Tag:

     

          纷至沓来。某天下午一边接电话一边穿过医院的长廊,仰头望夕阳时刺得眼睛发酸,极想痛哭一场。又因这行为软弱暗暗觉得可耻,其实也没眼泪,总是焦虑大过伤感太多。那天从晨起到傍晚水米未进,手脚发抖站立不稳,刚买的热咖啡握不住泼了一地,疲倦到恨不得随着那褐色液体一起,倒向尘埃晕就过去。

          然则手术顺利得超过预期,主刀人大名鼎鼎,院方照顾得也相当客气,之前预计的各种状况都未出现,我父亲确是有运气的人。  

          转过头来处理另一堆乱麻。弟弟公司的贷款下月要和银行结清,这边房产手续又出了许多麻烦,加上工作千头万绪,些些种种,简直让人恨不能生出三头六臂去和生活对掐。

         抽空回办公室转了一下,两天不在,人跑得只剩下五个,气得我眼前发黑。出门一脸憔悴地撞到顶头上司,更被他数落气色和气质,喵的。

         想起久不见的故人说,现在的我,很沉静。回忆当年时他的形容词是勇敢漂亮爱笑。呵呵。正所谓岁月是怎样爬过我皮肤,只有自己最清楚。

         然,都会过去的。晚上洗澡时和自己说。尚有甜的将来,恩,耐心等它来。

     

     

  • 2013-08-12

    似秋

    Tag:

        立过秋,植物的绿色转作深郁,夜里蟋蟀也叫得响亮,不过这些对于溽暑的肆虐并无多少缓解,走得急时抚下颈子,仍握一掌密汗。

     

        气压太低,过量运动会损伤心肺,所以长跑也无法天天坚持。相较而言更有恒心的是小狗,天天凌晨四点多闹人,认准此为吉时小爷它必须得遛弯撒尿。如果我因为困倦装死不予以回应,狗急跳墙什么的都是小意思,它简直能扑上来做狗工呼吸,呔!你你你够了昂,赶紧牵走。

     

        周末下午逗孩子玩,晶晶姑娘一岁半,小模样儿英气勃勃,剑眉星目,眼珠亮到似上过一层黑釉。只是天生不肯任人摆布,性格稍微倔强。妍经常为此烦恼,她想拥有美丽娇柔小公主的梦想眼看着要破灭,而我却恨不得给自己掳过来。

     

        由于太疼爱她,加之比其它孩子们小了十岁左右,不时有隔代亲的错觉,祖母般的柔情自然而然从胸怀泛起。。。SHIT,这都什么怄人的感受,岁月真令我泪下。

     

        又经历一次运动,心渐渐硬下来。此前清楚地说过:要坚持做人做事的原则。许多世态,能够也愿意去理解,不过,我自己肯定是不能那样行事。年轻时的小聪明过于用尽,让我对所有的沾沾自喜心有余悸。有些简单明了的对与错,任何借口都不能模糊它们的界限。之前的左右支绌,令我这几年心力交瘁,现于众多的惋惜里却有了解脱的轻松,就这样,这样很好,That’ it  ,不后悔热血,也不栈恋曾经。贾宏声死时曾引发微薄对规则的讨论,当时我说:“洞若观火,绝不投降,但理解并痛惜不同的决定。”世间所谓技巧与规则,要么遵守它走向目的,要么绝不接受滚你娘的,再不絮叨。

     

       于是闲了下来,看到电视里我的小偶像笑到舒展开朗,由衷高兴。同别人讲,最喜欢她身上多年未曾淡去的少年味,清清爽爽,不蔓不枝。按自己心愿生活,还能辉映周遭。这些我虽不能,放眼却诸多可能,对此可以快意浮几大白。

     

        至于我这种粗鲁的人生呢。。。。各么打不死就仍要笑傲江湖,反正不会认怂的,恩,就酱。

     

     

  • 2012-12-14

    TEST

    Tag:

     

    许久不用博客,手生,一首歌贴了半天。

  • 2012-12-13

    过客

    Tag:

     

        如果玛雅人靠谱的话,21号就解散了。也蛮好,元素重组,向着新的空间BIU~~~~~~吧!

     

     

        常看星云,一天妖谲绮色,穷尽想象也描述不出的壮阔深邃,美,同时胆寒,想到人是此间一粒此中一瞬,巨大的眩晕感袭来,恨不得立刻神智全无,无须面对又大又空叫做永恒的物什。

        其实许多时候,觉得已在世界尽头,一边涣散地经历,一边试图去辨识回忆,却发现了无大事,生死亦然。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tW7LCMXZkc4/?bid=03

     

        天欲雪,酝酿得它自己形容枯槁。一年之中最觉疲倦无非此际,杂事如狼烟四窜,状况百出,还冷,景色萧败,雪上加霜的人生。憨吃憨睡不能治疗我的抑郁,白吃白睡也不能。。。。。可是连猴哥最后都会戴上紧箍放弃一身本领步步丈量所谓理想的真谛,何况我等猢狲?勿彷徨,且前行。

     

        哪有什么胜利可言,挺住就是一切。

     

     

  • 2012-10-22

    片段

    Tag:

     

     

       

     

        今年北方秋天抻得很长,但冬仍然来了。周日去建材市场,回来时冷雨中睡得东倒西歪,梦中身在荒地,四下风寒,醒来一摸鼻头,冷冷一团,心想要糟怕是感冒了,赶紧灌大碗热汤下肚,随即无事,壮哉好汉。

     

        想起两周前的南京,仍然柔情初秋,满地暖阳吹着微凉的风。清早披件薄外套溜达在玄武湖畔,遇见一中年女人,怀抱手风琴,手臂开阖,音符沿路洒落。她穿着家常,却认真戴双白手套,踏着旋律自在行走。 细看伊,表情平淡,并无夸张陶醉之色,此时湛蓝湖水倒映着大簇夹竹桃,桂花香里鸟声啁啾,一段亲切人生。

     

        身在旅途,夜里只有快餐可以选,不死心绕过几条街,邂逅名曰风波庄的小店。暖黄灯火,照亮了我饥饿的眼。急急欲进门,猛不丁门迎抱拳在耳边大吼一声:“客官辛苦!”无端遇袭,差点立仆,这才是真的辛苦好吗?

        进门落座,四壁刀剑森然,不设菜单,自称黑木崖首领的小二说尽管放心咱替你安排,保证可口。 如此不讲民主,我忍不住又要公知上身振臂高呼了。

        自酿米酒看似混浊,却有隐隐甜香气暗萦,对座的酒神撇嘴不屑,我拿过来,于粗瓷碗中全都饮尽。她表示我猪食都可以吃得喷喷香,是完全没有格调可言的人。回说是的,我正因为不挑剔,不然何以与你同行啊亲,废话少说感恩吧就。

        无视对方怒目,握她的手举杯,这星朗月明的良夜,正宜共饮此酒兮互戳心窝,哼哼,哼哼。

     

        偶而心血来潮倒饬皮相,收到夸奖,说我生得气质脱俗,原话是“好看得和人妖一样”,立刻被噎倒吞声,有友如此,令人满怀无可排解的哀愁。

     

        些些时光。

     

        说起回忆,可种种碧翠、流水、温热的花痕扑面而来,不作停留,一路逝去。

     

        沿途向北,苍寒渐深,另一番世界了,博主,醒醒,你醒醒。

     

        好么好么,无趣的生活你好,我归来也。